软件论坛
以色列的奇迹:近四千家新兴科技型企业
   2011-08-19 17:52:38  发布者:编辑    复制   复制到我的资料库

2011年07月29日 05:02  21世纪经济报道

  人口小国以色列幅员不广,但这样一个小国家却被称为“创新的国度”。它的高科技产业实力极其雄厚 ,连一贯以傲慢著称的微软公司CEO鲍尔默都承认,由于以色列籍员工对微软的成就贡献巨大,微软都可以称得上是一家以色列公司。谷歌的总裁施密特也曾说,以色列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创业大国。

  这样的成就对于一个仅有50年历史的,并始终动荡不安的小国,实在是一个奇迹。

  最新的统计数据就更具有说服力。以色列目前共有近四千家新兴科技型企业(start-up),密度全球最高(每两千以色列人就拥有一家)。同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中,以色列公司的数目超过整个欧洲所有公司的总和。

  另外,这个只有700万人口的小国吸收了20亿美金的风险基金,人均为美国的2.5倍,欧洲的30倍,中国的80倍和印度的350倍。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高科技产品如网络聊天软件等其实都源于这个位于中东的小而年轻的国家。

  很多志在发展高科技产业的国家都迫切想从以色列的创新经验中获得启示。最近,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犹太裔资深研究员丹塞那(Dan Senor)和合作者在他们的新书 《创新之国——以色列的奇迹》中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其观点全面而中肯,非常值得思考并学习。

  创新公司隔行杂交

  以色列科技创新的第一特点是它以中小企业为主,以新兴企业为龙头。虽日韩也具有相当的创新能力,但它们的创新往往由大企业完成。中小企业为创新龙头的优势是它们非常灵活,对市场的敏感度和反应速度都很高。另外,因为它们没有包袱,就更容易接近技术的最前沿,因此开发出激进式创新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是为什么以色列高科技产业多年来一直高速增长,很多新兴企业在短时间内竟然改变整个全球工业的态式,靠得就是不断推出的激进式创新。

  以色列创新的第二特点是极其善于进行隔行杂交,即将诸多学科巧妙地结合起来,以产生独特而强大的杂交优势,其结果也是产生可以迅速改变全球工业的激进式创新。这种创新方式被称为混搭式创新(mash up)。这是以色列人的强项,而且与他们军队的科技训练方式紧密相关。这种独特创新模式的最佳表现就是以色列的医疗器械和生物工程。

  在这两个领域,以色列产生了一批极其有创意的企业。如Given Imaging公司通过导弹工程师和医生的合作,利用导弹制导的光纤技术开发出一个药片大小的摄影装置PillCams,可以从病人的内脏里即时传输出图像。它是全球唯一一家这类企业,至今已在全球卖出近百万件这种医用微型摄影器。Aspironics通过风洞工程师和医生的合作,引入飞机涡轮发动机的技术,研发出一个信用卡尺寸的吸药器,可以让传统的注射方法及工具完全过时。类似的企业Transpharma Medical利用声波将蛋白等注射液打入皮肤,而不需要传统的注射。还有Compugen,由三个特比昂毕业生创立。他们利用以色列极其先进的用来定位恐怖分子的数据分析系统进行基因分析,并将数学、生物学、基因学、生物化学、计算机学等领域整合起来进行最前沿药品研发。连世界首屈一指的大药厂美国默克(Merck)在这个领域都落在了它的后面。

  活跃的中小企业和隔行杂交,推动以色列的高科技行业出现了诸多明星企业。如为绝大多数福布斯百强企业提供通讯监测服务的NICE Systems,研发电动汽车的Better Place,只成立了5年,就在用户财务可信度分析市场击败大名鼎鼎的PayPal和VISA卡的Freud Science等等。

  成功的基因

  在丹塞那看来,以色列科技创新之所以具有上述的特点是源于以下若干原因。

  其一,特殊类型的高素质科技人才。

  以色列的国民教育水平相当高,全国大学毕业生比例全球最高。而且以色列高校的不少学科都居于全球领先地位。尤其与众不同的是,以色列军方多年来一直投入大量资源培养科技方面的顶尖人才,如隶属于以色列国防部科研局的特比昂(Talpiot)项目,每年从以色列全国的高中毕业生中精选出最出色的学生,密集培训两到三年,主攻科技和创新,尤其是训练他们对复杂的军事问题找出跨行业解决方案(multi-disciplinary solution)和从事多元工作的能力(multi-tasking mentality)。毕业生在军方服役6年,继续深研科技。他们大都成为以色列最顶尖的科学家和最成功的企业家。因此,以色列军方的精英科技部门成为众多新兴企业的摇篮。由于他们的这种特殊训练,这些企业家被称为战地创业家(battlefield entrepreneurs)。

  其二,政府大量投入研发,并扶持风险基金产业。

  以色列政府为推动高科技产业发展实施了两项相当成功的措施。

  一是建立由政府支持的风险投资基金项目(Yozma),扶植和培养本国的风险基金及风险基金投资的专业人才。此项目由以色列本国风险投资者(主要是为了学习如何运作)、外国风险基金公司和以色列政府的投资公司或银行三方参与设立投资基金。政府设立自我退出机制最大程度地降低投资者风险。Yozma项目非常成功,培养了诸多明星企业,如专门生产激光治疗设备的ESC Medical,生产高端半导体的Galileo,和为福布斯顶尖企业提供内部电邮和信息系统的Commontouch等。其他国家如日本、韩国、加拿大、爱尔兰、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和俄罗斯等国都在学习和模仿Yozma项目的成功经验。

  以色列政府的第二项成功举措是与美国政府合作建立工业科研基金(BIRD),鼓励两国的合作企业在以色列开发科技项目。至今为止,60%的NYSE上市及75%的纳斯达克上市的以色列公司都曾得到过这个项目的支持。这种合作帮助以色列企业家学会了如何在美国及其他海外市场进行成功的商业运作。

  其三,宽松的商业制度。

  以色列的公司法让它成为世界上最易成立新公司的国家。另外,政府还制定特殊政策,努力使失败的创业者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创业的前沿,利用他们的经验和教训再次创业。哈佛大学研究成果显示,曾经失败过的创业家再创业时有20%的成功率,远远高过首次创业人士。以色列宽松的商业环境让大批曾经的失败者成为今天高科技产业的明星。正因为此,CNN财经频道曾将以色列的商业中心特拉维夫市列为全球网络行业的最佳经营场所。

  其四,大量引进海外先进技术。

  以色列在海外有大批顶尖的科技人员在各大公司效力。他们中很多都成为全球一流高科技公司的技术负责人,如思科、英特尔及微软的高级技术总监等。这些科技资深人物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将这些国际大企业的研发中心设在以色列,从而将大批先进技术引入以色列。而且,它们设立在以色列的研发中心往往从事的是最尖端的前沿研究,而其他海外研发中心则以应用型技术为主。

  其五,以色列独特的文化。

  以色列是个名副其实的移民之国,国民来自于70个不同的国家和文化,是一个真正的多元文化国家。创新,来源于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这种文化的多元性提供了不同观念碰撞而出新知的最佳温床。移民的国家本质上就具有冒险精神。以色列人勇于尝试一切,不惜颠覆传统,敢于挑战权威。另外,以色列社会对失败的态度相当包容,本国的投资者亦然。以色列的文化还可用一个词形容chutzpah,就是不畏艰难,百折不挠。这些文化特征都对创新极有利。

  其六,以色列全社会强烈的生存动机。

  以色列从建国伊始,就时刻处在强大的生存危机中。以色列很早就意识到,若想生存,只有发展高科技。所以,以色列军方形成了强大的研发能力,尤其在通讯、电子、电脑硬软件、声音识别系统、网络技术、保密技术、光纤等领域发展迅猛,从而也衍生出了不少成功的高科技企业。除了敌国的威胁,以色列的自然环境也是全世界最恶劣的之一。为了与恶劣的自然环境抗争,以色列不得不利用高科技来创造奇迹,如Netafim开发出的渗水式高效农业灌溉系统、沙漠深塘养鱼技术等,并成为全球的鲜花出口国。

  以色列独特的创新优势让其他很多国家及企业难以企及,但是我们可以从它成功经验中获得若干启示。

  以色列创新的真正原因是它生存的压力,从而造就了它极其强大的创新的动机和愿力。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索罗(Robert Solow)曾说过,科技创新是一个国家的生产力和经济增长的最终来源,尤其是新兴企业的创新。所以,如果中国想继续保持持续而稳定的经济增长,除了创新并无他路,而且要大力鼓励新兴企业的设立和创新。

  (作者系剑桥大学佳治商学院高级讲师)

 评 论(0) 阅 读(625)
  • 我要评论
  •  更多表情  
  • 好
  • 已阅
    您已经输入个字,还可以输入个字
谁来看过:
访客
访客
本站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十街     公司名称:亚洲软件论坛     邮箱:yzhrjy@163.com     电话:010-58858360
万度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20564号
本版本为试用测试版本,头头网有最终解释权。
Copyright@2000-2011, All Rights Reserved